它们一定会发现这边有人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05 02:08
深蓝色的天空完全被怨灵遮掩,在我们的头顶上,呈现出一种深灰色。我周围妖气森森,数不清的怨灵浮在半空中,这幢房子的周围围满了怨灵和妖魔,气氛阴森诡异。我差点昏了过去,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怨灵似乎越来越多了。“这样多的怨灵,使我都不敢移动自己的位置,因为不管是左边还是右边,到处都有怨灵,离我挨的极近。我甚至怕它们马上发现我,但我想用不了几秒钟,它们一定会发现这边有人。我对旁边的猛猛道:“你有没看见魔风和飞炼鬼,魔风刚才把我推了下来,他在哪里?“猛猛摇了摇头,看他脸上的表情,似乎随时都会哭出来。“我也不知道,我刚才被吓晕了。“这种回答,让我简直忍不住想赏他一巴掌,再狠狠地踹他几脚,当我正准备马上一脚踹过去的时候,才忽然想起来他有升华怨灵的能力,只得忍住了怒气,恶狠狠地瞪了他几眼。我道:“好了,现在什么也别再说了,猛猛犬,你站到我前面去。“猛猛傻呆呆的站在那里,道:“干什么?“我又道:“这样怨灵就会先去找你,他们来找你,你就升华他们,别忘了你曾经说过的话。“就在这时,我们周围的一群怨灵,天上的,旁边的,几乎是同时马上发现了我们,向这边蜂拥着围了过来。“把那颗蛋拿出来!““你们把那颗蛋藏到哪儿了……“马上就有一群怨灵从对面扑了过来,猛猛伸出只左手,边哭着升华怨灵,从头至尾,他甚至连眼睛都是闭着的。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知道猛猛的升华能力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。那些形态各异,半透明的怨灵只要被他接触到,不消几秒钟,就能幻化成了一片片金色的雾,之后,金色的雾随风而消散。可惜漂浮在半空中的怨灵实在太多了,我们已经快要被围起来了。我在黑压压的怨灵群中闪躲着,想寻着出这幢房子的门在哪里,但始终都找不到,围着我们的怨灵却越来越多。有许多次,几乎只差毫厘之差,猛猛就差点和我分开,那样的话,我立刻就会死定了。“哥哥,你好像只能看见怨灵,每次也只能避开。我们是不是快死了。“猛猛一脸哭腔,绝望地朝我看了一眼,手边却一直在忙着升华怨灵。我一分神,一直被我抓着的猛猛忽然一个踉跄,身体向旁边歪去,一瞬间从我手中摔了出去。“放心吧,有我这样漂亮的人陪你一起死,你也不是很吃亏,有什么好哭的。“我几乎也绝望了,就在这时候,左边有一只怨灵忽然朝我撞了上来,刹那间,我反射性的闭上眼睛,只感觉到身上一阵发凉,随后听到刺耳的鬼号声,似乎是那只怨灵发出来的。〈奇怪,这是怎么回事?〉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,才发现自己仍是自己,我身上的每一处都没有改变,那只怨灵原来待着的位置,只剩下一些金色的雾,随风而逝。我忽然想起了当时魔风给我的护身符,我把它从衣袋里取出来一看,发现它散发着一圈微弱的白光,如果不是因为我全神贯注的在看,很可能根本发现不了这个护身符正在散发着光芒。〈原来是这样啊。〉我怔了怔,忽然感觉轻松了不少,迅速的奔到猛猛身旁,把他推进了后院那一排极高的矮树丛中,我也跟着走过去,才问道:“猛猛犬,那些怨灵究竟是不是实体?“猛猛怔了怔,带着哭腔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可是它们一旦认定了确定的目标,就会发了狂似的袭击。““你总知道从哪儿可以从你们家出去吧?“我停了停,又道:“而且如果不是我躲的快,你早就没命了。“猛猛哭道:“我家的大门是电子控制的,为了防窃,上面有电,即使找到了,也绝对爬不出去,我觉得,还是回到卧室里,待在壁橱里最安全。“在想宰了他的同时,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。我们离开卧室后,想一想当时的情况,就知道肯定有不少怨灵和妖怪进了屋子里。假如魔风没和我一起跳出来,那他的处境绝对比我们更狼狈,一直都没有遇到妖魔,可能是因为妖魔全在那里的缘故,如果没有妖魔进去,只是些怨灵的话,魔风不可能会急急的把我从窗户里推出去。〈不知道飞炼鬼去了哪里,之所以会这样辛苦,全是因为它肚子里的那颗蛋,真应该早一点给它取出来那颗蛋,现在事情也不会像这样糟糕了。〉就在这个时候,我身上用绷带层层裹着的旧伤,似乎又开始发疼麻木了。这个后院不大不小,几乎一半的地方都种着矮树,形成了一道矮树丛,枝叶非常繁茂。由于我们两个全蜷缩着身体躲在矮树丛里面,一时之间,也没有怨灵发现我们。但是这种树结的果实和枝叶,却摩擦着我的皮肤,使得我全身都在发痒,伤口却一直在发疼。我很不得马上从这里面钻出去,却苦于在庭院里游荡的怨灵越来越多,根本无法出去,因为只要一出去,我们一定会再度被怨灵围住。我握紧了拳头,心中异常的气愤。这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当时见到的那个吸血鬼服装设计师,但当时我究竟是如何击伤他的,却一直想不清楚,我也不明白,为什么我的手会出现那样可怕的变化。我不明白的事实在太多了,这使我感觉到自己简直像一个笨蛋。一直在我身旁的猛猛,忽然拽了一下我,道“我们要一直在这里待多久。““不知道。“除了这句话之外,我简直就不知道自己该和这只猛猛犬说什么才好,还是应该让他闭嘴。就在这个时候,猛猛却忽然打了一个喷嚏,这一下子声音极大。躲在矮树丛中,我们本来很安全,但忽然之间猛猛的这一个喷嚏,却让我们陷到了危机当中。到现在,我简直想把他一脚踹出去,但我却感觉到了一阵异样,全身几乎都在同时开始发冷。这种奇异的直觉,在以前也曾救过我许多次。〈应该马上从这个矮树丛里出去。〉一想到这里,我立刻拽着猛猛从矮树丛中钻了出去。我们才刚钻了出去,忽然‘轰‘的一声,整条矮树丛都在我们眼前着火,火蛇蔓延,在瞬间吞噬了我们刚才待过的那个地方。矮树丛的枝叶在火舌下发出‘啪啦‘的响声,一下子,充满水份的树枝就被火点燃,热浪形成了一股气流,人的眼睛看上去,整片矮树丛都像是在火中摇摆一样。我往后退了几步,仍然能感受到火势带来的高温度。直到现在,我才感到了后怕,朝猛猛瞧去,只见他一脸茫然,正呆呆地盯着着火的矮树丛。〈如果晚一点钻出来,这样强的火势,我们岂不是要被烧成焦碳了。〉〈但这阵火来的也太突然了,这是怎么回事?〉各种念头在我脑中闪过,我却仍然猜不出来起火的原因,附近的怨灵像是很害怕火焰,在往这幢小洋房的上空升去。然而,在这片天空中盘旋的恶灵,却好像越来越多,黑压压一大片遮住了天空,比起开始时似乎有增无减。“飞炼!“就在这时,我身旁的猛猛大叫了一声,绕过那条极长的火蛇,朝前面奔了过去。我的视线,往猛猛奔跑的方向看去,一眼就看见了盘旋在半空中,正在往下降的飞炼鬼,随后,我也朝那边走了过去。“今天吃了个饱,可惜那些怨灵太难缠。“着火的矮树从前面,飞炼鬼从半空中降下来,落在了猛猛身旁。猛猛傻乎乎的问道:“吃什么东西啊?对了,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树丛忽然着火了。“我差点晕了过去,飞炼鬼刚才又不在,它怎么会知道,这么幼稚的问题也只有猛猛犬才能问的出来。没想到,飞炼鬼打了个哈欠,居然道:“那群地面上的怨灵实在太烦人,荡来荡去的,我就往地面上喷了一口火把它们驱散。““你这家伙,刚才差点把我们一起烧成了焦碳。“我走过去,心中有一股怨气。飞练鬼看到了我,怔了怔,道:“你们跑到树丛里去干什么。“我好笑地道:“地面上全是怨灵,只好找一个地方躲起来,就躲在那个矮树丛里。“飞炼鬼的表情忽然起了变化,我以前还真的不知道,一只恶鬼居然还会像他这样表情丰富,我想起了魔风,问道:“飞炼,你有没有看到魔风大叔?“〈奇怪,刚才没有看见一只妖魔。〉〈莫非妖魔真的全进到了小洋房中,那魔风大叔现在的处境一定很差。〉刚才,我往天空上望去的时候,曾见到了不少妖魔飘荡在天空上,但现在天空上却只能看见无数的怨灵,那些妖魔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。飞炼鬼的面孔上,流露出一种古怪的表情:“那个咒符师啊,好像在房子里,估计已经死了吧。“听它说出这种话,我虽然不明白它最后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,但也知道魔风一定有了危险。〈真是令人担心,不过魔风大叔也没那么容易死的。〉我立刻往那幢小洋房里面走去,飞炼鬼一直跟在我身后,一直在用一种古怪的神情盯着我。“哥哥,飞炼,你们等等我,后院的树丛全被烧掉了,我该和父母怎么说!“下一刻,猛猛就颤声道:“大哥哥,你手上的指甲,怎么那么长啊?“我怔了怔,低头看向我的手,只见我的一只手上的指甲,赫然变成了那天的样子,指甲聚拢在一起,足有六十公分长,半透明的指甲仿佛能穿透世界上的一切物体,闪着比刀更锋利的寒芒。“你们去死吧!“一只妖怪从我们头顶上空朝猛猛袭去。我下意识的一挡,另人意想不到的事,突然发生了。那随便的一挡,我的指甲几乎把它的身体切成了两半,空中顿时像下了一场血雨。妖怪重重摔在地上,血液迅速被土地吸收,肉体化为清烟消散。它唯一存在过的证明,仿佛只有那片没有半丝血痕,却散发着强烈血腥气的土地。周围妖怪都朝我袭来,我根本来不及思考这是怎么回事,就被妖怪们团团围住。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杀了多少妖怪,陡然间,我眼前已经没有了妖怪的影子。被我杀的妖怪,都产生了一样的奇怪变化,没留下半具尸体。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好,那就让我试一试。〉我瞧着自己的手呆了许久,随后, 香港一肖中特论坛身子一矮,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玄机网手上的利刃朝飞炼鬼刺去。这时候, 香港内部免费资枓我的速度似乎也比刚才更敏捷, 马会内部免费资料一肖中特这种诡异的变化,仿佛总发生在我不经意的时候。飞炼鬼向右边闪躲去,却慢了一步,被我手上的利刃在肩头上拉开了一道口子。随后,它迅速向后移去,在我的头顶上一爪爪了下去,我倒退了一步,思维格外的清晰。我一跃而起,手上的利刃不断往它双眼招呼过去,然而时间,正在流水般的过去。这时侯,我脚下一个踉跄,飞炼鬼哈哈大笑了一声,它浮在空中朝我的头顶一爪袭去,我下意识的一挡,另人意想不到的事突然发生了。‘咔‘一声,那随便的一挡,我的指甲几乎把它的锋利的手爪切成了两半,顿时有一蓬血洒到了我身上。我抬起手来,血已经全顺着六十公分长的指甲流了下去,滴在了地面上,瞬间被土地吸了进去,半透明的指甲看起来有点妖异。下一秒,我的手立刻又恢复了原状,我知道,虽然身体发生了这样诡异的变化,但我确实还是人。我停下了攻击的势头,不解地望着飞炼鬼,飞炼鬼从空中降下来,妖异的眼神锁在我身上,大笑道:“阿,千年来的怪事,我居然这样轻易受伤,不过真打起来你一定打不嬴我。“它受了伤,但看起来却像是丝毫不介意,而且此刻居然还在大笑着,面对这这样一只恶鬼,我实在看不出它有哪里凶残狡猾,更对它起不了任何恶感,我一直认为自己的直觉很准确。“地上怎么连一具妖魔的尸体也没有,全被你吃了?“飞炼鬼盯着我,寻求答案,显然它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我当成人看,似乎还在垂涎我吃了那么多具妖魔的尸体。我肃穆地道:“我根本就没看到一只妖魔,飞炼你知不知道有一种情况,被杀者的血全钻进了地下,身体在空气中消散,但那片土地上却留下了十分强烈的血腥味。“它明显地怔了一下,盯着我,道:“你是该隐吧?“它的这句话问的人莫名其妙,我丝毫不明白它在说着什么,道:“你在说什么?“它摇了摇头,惋惜地道:“那些妖怪被你杀死,它们的肉体消散,使它们无法复生,不能超生,不能转世,灵魂将永远被禁锢在地下,受着死前一刻的痛苦,这种血的惩罚能力还是少用为好。““奇怪呀,转生之后,即使留有记忆,前生的能力也应该消失,你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把能力也留住了?“我退了一步,知道它误解了一些事情,但却仍然为它刚才所说的话感到毛骨悚然,道:“飞炼,你刚才在说谁?“飞炼鬼接着问道:“你不是该隐吗?“我点了点头,心里更是觉的奇怪,总觉得它说的既是我,又不是我。飞炼鬼银火一样的眸中透出惊奇,道:“吸血鬼的始祖该隐?即使你不是它也和它有关系,否则你怎么会叫该隐。“我打了一个寒战,忽然想起了魔风大叔,很庆幸他现在不在,如果被他听见了飞炼鬼刚才所说的话,不知道他下一刻会不会马上拿着刀追杀我。而且,这位‘该隐‘应该和我没有任何关系,这些事,应该只不过是巧合而已,但即使这样……〈这件事绝对不能让魔风大叔知道。〉一这样想,我马上对飞炼鬼道:“这件事,请别告诉魔风。“我又转向早已经呆住了的猛猛,阴险地笑道:“猛猛犬,你看起来最像是会说漏嘴的人,要是几时这件事传进了魔风大叔的耳朵里,嘿嘿。““上面聚集了太多怨灵,如果它们突然变得狂燥,就会随便伤人“就在这个时候,魔风的声音从我们的身后传出来,他本人就像幽灵一样,忽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背后。我被吓的心脏都几乎要停止了跳动,我转过身去,勉强笑了笑,道:“魔风大叔,你刚出来?“魔风不解地瞥了我一眼,似乎很关心地道:“是,你脸色可真奇怪,莫非又受了伤?“他的语气似乎并无异样,在观察了许久之后,我这才安下心来。魔风大叔是我很珍惜的朋友,我实在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失去朋友,在我来看,朋友是最重要的。“树丛为什么烧起来了?“我暗地里踹了正准备说话的猛猛一脚,笑道“没什么,意外事故。“猛猛满脸委屈,却又不敢说话,他低垂着头,使自己看起来可怜兮兮。魔风皱了皱眉,接着说:“必须把那些怨灵净化了,否则再过一阵子,它们极有可能会失去常性,随便袭击人,我要在这里布一个威力强大的阵,等到我布好了阵,,猛猛站到阵的中间去,然后用心的想,你的灵气净化所有的怨灵。“从魔风出现开始,公式专区飞炼鬼就像是在沉思着某件事,自魔风开始布阵后,它还是一直沉默不语,极不符合它张狂的个性。而猛猛则是一脸不安,他在草地上走来走去,许久才问道:“魔风先生,我是不是要受伤?“魔风摇摇头,并没有回头看猛猛。此刻他正在全神贯注地布着阵,道:“你只要想着净化所有的怨灵,便可成功,但必须全神贯注。“他说完,又跟着补充了一句:“或许你会连着几天精神不振。“魔风手下一直没有停,没过多久,他就已经在地上划出了一道奇怪的阵,阵的外围几圈写满了蝌蚪一样的文字,但这个阵的外型看起来并不像是是五芒星。我抬头往天空上看去,众多的怨灵聚集起来,迟迟都没动静。我指了指密集在天空上的恶灵,道:“魔风大叔,它们似乎在等什么?“魔风停下手里的工作,朝天空上看去,脸色越发沉重。“似乎是那颗蛋放出了更强的灵气,不断的引来灵体,好了,马上开始吧。““猛猛站到阵的中心位置,先收拾了怨灵,再让猛猛从飞练鬼体内取出那颗蛋,否则,它在飞练鬼体内的时候就能放出如此强大的灵气,若是现在取出来,难保那些怨灵不会失控。“魔风退出阵外,又道:“我们都不要碰到边线,否则阵会失效。“猛猛满脸忐忑不安,犹豫了很久,才慢吞吞地走了进去,他站在了阵的中心位置,双手紧紧交叉握着,表情显得很古怪,“小鬼,你最好快点,弄完以后给我取出肚里的蛋。“这时,正在周围天空上飘浮着的飞炼鬼,却忽然吼了一声,吓的猛猛浑身一震。说完,自它的肚子里传出一阵古怪的响声,听起来就像是摇筛子的声音,它则是满脸不耐烦,在阵的左右飞来飞去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冲进阵里去咬上猛猛一口。一旁的魔风紧张地盯着飞炼鬼,怕它一不小心飞进阵里去。我们在一旁站着,足足等了十几分钟,但是猛猛和那个阵法还是没发生任何变化,这时候,甚至连魔风也开始不耐烦。阵里的猛猛则显得更紧张,满头大汗,却不敢动一下。正当我准备问魔风大叔,是否是这个阵法出了问题的时候,遮掩住天空的恶灵却在忽然间产生了变化,这变化虽然很细微,但由于我们一直都在盯着天空看,所以马上就看了出来。阵法最外面,那圈流转着的金光正在逐渐变深。经过五六分钟后,阵法外围的一圈金芒,在瞬息间包围了整个阵,刹那间幻化出一道金光,直冲上云霄。天空,从中间开始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点。光点逐渐扩散成一圈光带,光带又朝四面八方扩张开来。天地在陡然之间化成了璀璨壮丽的金色,被升华了的怨灵的灵魂,铺天盖地的往下洒落。这时候,天地之间就像正下着一场雨,这种金雨就仿佛带着某种洗涤人灵魂的魔力,看着由点点金光汇聚而成的金雨,我们谁都说不出话来,这种自然的现象,使一个人显得极其渺小。这时候,有声音从外面的街道,隐约地传进了这个庭院里。“妈妈,看,天上正下着金色的琉璃雨!好漂亮!““天上哪里有,你看错了。“一个小孩和母亲的对话,从外面的街道传进了这个院子里。魔风瞧着天空,突然说:“有些小孩之所以能看见,是因为他们心中的情感真挚,情感越真挚,灵气越强大,所以能升华怨灵的多数是孩子。成年人都没有了这种精神上奇妙的灵觉。“最令他安心的是,这片地域的磁场混乱似乎已经平复了。〈但那颗蛋,不是还没拿出来吗?〉关于这一点,他也觉得不可思议。猛猛从阵中心走出来,他的身体摇摇晃晃,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,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跌倒。我眼角的余光瞥到魔风,只见他迅速的看了猛猛一眼,又很快的收回了视线,眼神显得很疑惑。“喂,你这小鬼,该给我取蛋了吧?“飞炼鬼从空中落下来,它的双眼几乎眯成一条缝,朝猛猛飞了过去。在陡然间,飞炼鬼的身体忽然从实体化成了一团黑雾,它那像团黑雾一样的身体,从下面开始幻化成了一粒粒金色的小光点,之后,金色的光点开始逐渐在空中消散。由于类似的现象我已经看过了许多次,所以,我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。我和魔风还没有反应过来,猛猛的脸色一变,就已经朝飞练鬼冲了过去,眉宇之间非常慌张。飞炼鬼也发现了我们盯着他的目光有异,就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,它愕然低头,马上就看清楚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。猛猛有些惊慌失措,抢先跑了过去,气喘吁吁地对飞炼鬼道:“你这究竟怎么了?“魔风神色如常,十分冷静地道:“刚才的阵法力量太强大,飞炼鬼最初时也是幽灵,所以它也被你升华了。因为它妖力强大,才能一直压到现在,阵法的力量开始生效,它的身体才开始发生变化……“说到这里时,魔风有种说不下去了的感觉。在这个时候,飞炼鬼的身体已经消失了一大半,它的下半个身体逐渐化为金色的小光点消失在空气中。它的身体本来就像黑雾一样,但突如其来的变化,使得它的身体缺了一半,腰以下的位置已经全部消失,幻化成许多的小金点,金色正在向上延续,使得它的身体正在逐渐减少。飞炼鬼最初虽然显得极度惊愕,恐慌、但它面孔上那种惊愕的表情正逐渐变的起来柔和起来,几秒钟以后,就恢复了平时的表情。猛猛却摔坐在一旁的地方,忽然陶号大哭起来,由于他哭的太急,脸上的泪水和鼻涕混合起来,让他的脸显得十分可笑,但那种可笑当中,却透出一股惶恐和失落来。飞炼鬼瞥了猛猛一眼,神色如常,但却并没有很特别的表情,他瞟了魔风一眼,道:“喂,那个咒符师,你想的办法真聪明。“魔风哼了一声,转过身去,道:“我从不用这样下作的手段。“他说话时的声音虽然很冰冷,但似乎也不想再看下去了。“小鬼,别再哭了,再哭就把你吃了,老实说,你每次哭的时候我都想掴你一巴掌,而且,我已经有几千年没这么想好好的睡一觉了……醒来后我一定会吃了你……“虽然飞炼鬼说话时的口气里仍带着张狂,但就在说话的刹那间,它的身体却在迅速消失着。随后,它的身体就在半空中消散成一片璀璨的金色光点。这时候,我发现那片金色光点中似乎有什么东西。在我还没看清楚的时候,一颗手掌大小的蛋,从那片金色光点中直摔下去,稳稳地掉进了猛猛手里。我隐隐能感觉的出来,那颗蛋的灵气似乎更强了,但好象只有靠近了蛋,才能感觉到它发出的那股强大的灵气。那颗蛋只有鹅蛋大小,蛋壳是完全透明的,蛋壳上带着一层流动的金光,上面有着仿若孔雀蓝一样的透明天空,白云的影子,这些一切都在移动着。这颗蛋上面的颜色,仿佛能洗涤人的心灵,这颗蛋,既像蛋又不是蛋,倒像是一个宇宙的缩小。猛猛捧着那颗蛋呆了很久,才趴在地上痛哭流涕,他也不知道哭了有多久,才沙哑着嗓子道:“别就这样消失啊!“〈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记得开始时,是他找魔风来除魔的,现在恶鬼已经除了,为什么他反而哭的这样伤心?〉虽然我也觉得很惋惜,但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伤心。猛猛一个人跪在地上,又低声:“你在的这一个月,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只因为我能看见鬼,总干古怪的事,从小都没人愿意陪我玩,我总是一个人,只有你肯陪着我……“他抱着那颗蛋,抽搐着道:“你虽然是恶鬼,但却是我的第一个朋友,而且风趣幽默,虽然总说要吃我,也从来没吃了我,我知道你其实很善良,虽然因为你,总是让我被妈妈骂,但你快回来,我以后绝对不埋怨你把房子弄的全是血!“他道:“你……要是肯回来,我干什么都可以,以后……就绝对不再哭了……“魔风道:“它已经被你升华,转世去了,不可能再回来的。“我一直站在旁边看着,但不知为何,我居然说不出任何话,可能是因为我无法了解猛猛的感情,所以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。在我小的时候,可能是因为长相的缘故,女生喜欢亲近我,男生想方设法的欺负我,使我在十二岁之前一直过的很不愉快,甚至都没有同性的朋友。但在那以后,我就已经懂得该怎样保护自己,所以性格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我一直都很瞧不起猛猛,刚见他的时候,他的性格让我觉得很不齿,被人欺负的时候居然也那样逆来顺受,他的一切都令我觉得厌恶,所以才会一直叫他猛猛犬,我真没想到,没想到他也有这样真挚的感情。我的眼睛一片湿润,虽然我努力克制着自己,但鼻子却仍然在发酸,眼泪几乎要马上从眼眶里涌出去。我已经忘了,自己究竟有几年没有这种想哭的冲动了。这个时候,魔风突然道:“奇怪,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?是一种很奇怪的响声。“我怔了怔,不再想事情,全神贯注地听着四周的动静,不一会儿,果然听见一种奇怪的声音,从猛猛那边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。猛猛似乎也发现了,他愣了愣,把那颗蛋拿起来放到了耳边。那是一种好象呼噜声一样的声响,那种声响正不断从蛋里传出来,猛猛摇了摇那颗怪蛋,怪声音仍然不断传出来。猛猛蓦地把那颗蛋举高,一下把蛋砸到了地上,那颗蛋全然无损。这时,蛋里突然传出了一声暴喝:“小鬼,别扔来扔去,把我都吵醒了,老子难得这么想睡觉,突然之间摔出了几丈远,你再乱扔就把你吃了。“猛猛大哭起来,道:“阿飞,是你吗?你还没死,你快出来啊……“声音从蛋里面传出来,道:“别哭,别阿飞阿飞的叫,吵的我睡不了觉。“魔风怔了怔,蓦地叹道:“这样也好。“我握紧了拳头,心中恨极,这两个家伙没事做弄什么生离死别,使我想起了以前不好的回忆,真是令人痛恨。“就出来,烦死了的小鬼,这么想被吃掉。“从那颗蛋里,突然飘出一团似烟似雾,如一片流动着的金云般的恶鬼,它长着一双狭长,张狂,瞳孔里仿佛燃烧着两团银色火焰的眼睛,它一出来,后院里顿时妖气冲天。猛猛揉了揉眼睛,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是真的,之后,他才擦着眼泪,抱了上去,道:“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。但为什么你身上的颜色,变的和以前很不一样?“飞炼鬼睡眼惺忪地飞到了另一边去,陡地怒吼起来:“吵死了,只会吵别人睡觉!我怎么知道,别把鼻涕抹在我身上!你去问咒符师。“它说完后,就往高处的树杈上飞去。魔风沉吟了片刻,又望了一眼猛猛手中的蛋,道:“和那颗蛋有关。“飞炼鬼又忽然飞下来,它像极了一大片金云,飞来飞去的时候更是像。它打着哈欠道:“那颗蛋里空间极大,像是颗圣物,但究竟是什么,只有孵出来才能知道。“魔风叹了口气,突然转过身去,对着猛猛勾了勾手指:“你请我来的除灵费呢?“猛猛愣了愣,吱吱呜呜地道:“魔风先生……什么……除灵费?“〈看来只有这小鬼的灵气才能镇压住蛋的灵气,如果蛋的灵气接着往出放,那这里的磁场很有可能再次混乱,但这颗蛋又像是圣物……〉当魔风想到这里时,他心中已经有了打算,道:“我不难为小孩,你手中的那颗蛋,算是我的,暂时寄存在你那里。“魔风冷冷道:“任何行业都需要收费,如果你不想给我……“他虽然没有接着说下去,但话中的意思,任谁都能听的出来,我也叹了口气,接道:“魔风大叔靠除魔为生,如果你不给我们点报酬,我们怎么能离开东京,我们身上甚至连机票的钱都不够。“在这时,飞炼鬼瞥了我一眼,道:“你的名字和那位可真够像的,本来还怀疑是不是一个,但看你的样子,还真像是吸血鬼。““只是一个巧合。“我恨的牙痒痒,但却只能装做没听懂。〈总觉得那种突如起来的能力,应该和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有关,但那种能力总归不是自己的,也不能肯定几时就会自动消失……〉想到这里,我露出一个自觉很优雅的笑容,道:“这件事以后再说,魔风老爷,我们一起去喝酒吧!“魔风不知是不是真的听出来什么,面无表情地道:“别想混过去,我早觉得你不是人。“飞炼鬼哈哈一笑,道:“哈哈,它究竟是什么东西,总有一天能弄清楚,我已经几百年没喝过好酒!“飞炼鬼说完,舔了舔嘴,瞟向旁边还在擦眼泪的猛猛,打了个哈哈道:“小鬼,你也一起去。“猛猛惊了一下,哭丧着脸道:“不行,我才……十三岁…“我狡猾地笑了笑:“小弟弟,你不是说如果飞炼能再出现在你面前,你就什么都肯做吗?难怪总被同龄小孩欺负,说话真没担当。“猛猛抽着鼻子,道:“他们人太多……我打不过。“飞炼鬼鄙夷地哼了一声:“小鬼,你没出息老子也很丢人啊,下次再被欺负别闭眼睛,朝他们鼻梁狠狠打下去。“我摇了摇头,亲切地道:“别这样做,被人发现他们挨了揍,你也要受责罚,小孩子怎么能这样狠,应该用各种巧妙的手段报复,往他们座椅上放图钉,给他们的水里加安眠药,趁他们睡觉时用刀捅穿心脏的位置,然后扔到东京湾沉尸。““可以用你的灵能力帮忙哦,只要你做的干净,没人会发现。“我想了想,接着说:“最后可以用你的能力升华它们的鬼魂,然后它们就会安心转世去了。“正当我准备接着说下去的时候,魔风冷哼了一声:“别教坏小孩。“眼看魔风的注意力转移了,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,我全身顿时放松了,再说下去也无意义。“阴毒的点子。“飞炼鬼再看向猛猛时,却发现猛猛早已经僵住了。“还是去喝酒吧……“魔风先一步走出了庭院。“酒,我已经几百年没喝过好酒了,不过如果出去,还必须化成人类的样子。“飞炼鬼紧跟在魔风身后的上空,猛猛被它提在金雾一样的爪子上,脸上的表情阴晴难定,但他似乎又快哭出来了。我一向最不喜欢背后有人跟着,所以走在了最后面。但我的心情比起几天以前却已经好了许多,或许是因为这只风趣的恶鬼和这个爱哭的小孩的缘故。我朝远方的天空望去,这时的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,恢复成了正常的天空。在夕阳落下的方向,升起了一片紫霞,远处的云被染成了淡紫色,使天空显得神秘而飘渺。现在,整个城市才刚要进入喧嚣中去,夜晚的东京将会更加热闹。

来新浪理财大学,听刘夏讲《外汇实操从入门到精通》,一线操盘手教你最实用的外汇交易法。

,,香港内部免费资枓
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正牌挂牌彩图全篇公式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