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隔着一段极其遥远的路程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04 16:14
等猛猛收拾好了他散落在体育馆各处的东西,这才哭哭啼啼地带着我和魔风,准备一起到他家里去。但我和魔风谁都没有料到的是,猛猛的家居然位于吉祥寺,那里距离他上课的这所学校,相隔着一段极其遥远的路程。很难想象的到,他每天要乘坐多远的地铁,才能在家和学校之间往返一次。〈像他这样的个性,几年来竟然都没有出事,还真是奇迹。〉东京的地铁四通八达,看着站名就很容易让人头晕眼花,我们三个人一路乘坐着地铁到了位于吉祥寺猛猛家的附近。虽然我们出了地铁站后,离猛猛的家还有一段相当远的距离,但魔风却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带的磁场异常。其实,当时魔风会为了猛猛的一个委托而来到东京,和猛猛本人没有多大的关系,而是因为他感到了东京这一带磁场异常混乱,所以想趁此机会来东京看看究竟。猛猛的求救信上带有相当强的灵力,使魔风隐隐感觉到这个懦弱的少年是这次磁场出现混乱的关键,以上众多的因素交织在一起,才促使了魔风来到东京。但是直到现在,魔风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向猛猛问清楚一些事情。因为这个少年实在是太懦弱了,他在这以前,还从没有见过像他这样懦弱无能的人,他甚至连走路的时候也习惯低着头,这种怪异的习惯,也不知道是如何才养成的。〈然而,这样懦弱的少年,居然会拥有强大的净化能力,这点,恐怕连他自己都还不知道。〉想到这里,魔风瞧了畏畏缩缩的猛猛一眼,不由自主的又叹了一口气。随着日暮西沉,地铁站外面的天空,已经渐渐暗了下去这附近一带的天空当中,游荡着各种各样的恶灵和妖魔,也不知道究竟来了有多少,在暗处还隐藏着多少,但它们聚集在一起所散发出来的妖气,强烈的连魔风也快皱眉了。〈这些恶灵,都是被紊乱的磁场吸引来的。〉抬眼望去,这附近几里之内,整片区域的上方都阴气森森。幸运的是,在普通人中能拥有阴阳眼的人实在不多,如果所有的人都能看见漂浮在这一带天空中的妖魔,那这个区域也就完了,人们每天抬头都能看见恶灵和妖魔,即使没有受到任何骚扰,试问有谁能在这种地方接着居住下去。但魔风实在猜不出来,究竟是什么东西,引起了这一带的磁场混乱?在这座寸金寸土,地皮炒翻的城市里,猛猛家似乎大的出乎意料。他家是二层的小洋房,一条螺旋状的楼梯连接着一层和二层,上下两层加起来足足有几百坪,后面还有一个不小的院落和车库,十分安全保险的电子门,使这里的居住环境,显得很舒适。但一进了自己家的院子,猛猛就立刻又变的提心吊胆,疑神疑鬼,目光不停的在查探着四周。在路上,我听猛猛曾说过,他父亲是银行家,母亲在开服装店,由于工作太过忙碌,他们对儿子的日常生活自然就变的不太关心了。这时候,时间已经不早了,他家中虽然整洁的就像是示范房,但他的父母似乎都不在。顺着螺旋楼梯往上走的时候,猛猛忽然颤声道:“上面,在我的房间里,有只强大的恶鬼,上个月它来找我,要我从它的肚子里取出一颗蛋。“魔风的表情变的异常凝重,道:“你的手能穿透灵体,从它们的身体内取出东西?“猛猛点了点头,显得很心惊胆战。“自从上了幼稚园之后,我就能看见鬼魂,而且它们也能看到我,开始时很可怕,但后来我发现,只要我一握住它们的手,用不了多久,它们就会化成一片金光,开始时真是太可怕了,有时侯,它们……它们还会半夜爬在窗户上……“你有让恶灵升华的能力。“魔风说完后,又疑惑地道:“蛋?什么蛋,那颗蛋和恶鬼又有什么关系?“猛猛道:“它说那颗蛋是他无意之间吞下去的,本来还没什么,但最近那颗蛋在它肚子里越来越不对劲,放射出很强的灵气,引的很多幽灵和妖怪都去找他的麻烦,所以他找到了我,让我给他取出那颗蛋。“他哭丧着脸,又道:“我不帮它取出肚子里的蛋,他就要吃了我……“我这两天苦练日文,日文大为长进,他们的对话,我竟然能听懂百分之八十,剩下的那些,我也能凭猜的猜出来。听他这样说,我插口道:“犬类,那你为什么现在还活着?“猛猛的说话声音里带着哭腔。“从幼稚园的时候,我就总被鬼上身,干了很多古怪的事,因为妈妈说不能随便接受别人给的好处,所以我一直拒绝它们给我的条件,但它们仍然擅自上我的身,我想,反正那只恶鬼杀我容易,我怕我帮它取出肚子里的蛋后,它马上就把我给吃了,所以我一直都不敢给它取出来那颗蛋!““这附近的磁场混乱,多半是那颗怪蛋引起的。“魔风沉思了许多,才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。他又问道:“那只恶鬼现在在上面吗?“猛猛摇了摇头,道:“不知道,有时候在,有时候不在。“这时,猛猛已经走到了楼梯的中间位置,他朝楼梯对面的窗户看去,狠狠地抽着鼻涕,又哭了起来:“为什么外面那样多的鬼,除了我之外,却没有人发现呢!“这时候,二层楼上传出震耳欲聋的吼声。“啊……烦死了,小鬼,你又哭个屁,再哭就把你全家吃了!“一听到这个声音,我和魔风立刻怔住了,猛猛闻声,忽然‘噔噔噔‘的跑了上去。下一刻,楼上面就传出了他号啕大哭的声音:“我的妈呀!我的房间怎么变成这个样子,乱七八糟的,你,你吃的满地是血,妈妈……妈妈回来会骂我怎么办。““我驮到海边垃圾场去扔了……“恶鬼的声音又再度响起来。我和魔风互相看了一眼,一起奔了上去。上了螺旋楼梯,通过走道,走道两旁各有两个房间,我们朝传来猛猛哭声的房间撞了进去。一进去,我立刻怔了怔,只见这间屋子就像刚被砸过一样,凌乱不堪,房间里全是班驳的血迹,有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房间里,却没有任何生物的尸体,这里看上去比犯案现场更可怖。阿猛双眼红肿,坐在房间中间的地板上,边哭边咳嗽着。魔风凝神盯着阿猛,道:“那只鬼呢?“阿猛指着窗户,没力气地道:“它,它把一堆妖怪的尸体扛起来,就从窗户里走了!我该怎么办……“他的话音还未落,窗户陡地被一阵风刮开,一团如烟如雾,黑雾般半透明的恶鬼,香港六合一肖从窗户外飘进屋中。妖怪黑雾似的身体大约两百公分, 香港复试平特六连肖上面沾着斑斑血迹, 香港一肖中特论坛最引人注意的是,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玄机网它长着一双狭长的眼睛,瞳孔就像两团燃烧着的银色的火焰,张狂无比,周身散发出强烈到让人窒息的妖气。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我的感官,我居然能清晰地看清楚这只恶鬼,这种改变,可能和我最近的一连串遭遇有关。这时,我注意到在我身旁的魔风表情有异,只不过一瞬间,豆大的汗珠就从他额上冒出来,他声音急促,失声叫出来:“飞炼鬼!“之后,他靠在我旁边,用仅有我能听见的声音,低声地说道:“这恶鬼叫飞炼鬼,阴险凶残,已经活了很久,它以前只是最低级的幽灵,它靠吃鬼,吃妖怪的妖气积累实力,本身亦不断变化,甚至连同类它也不放过,在鬼类里也恶名昭著,我也恐怕不是它的对手。“我怔了怔,以前我也从来没见过魔风这样紧张过,我凝视看着那只从窗外飘进来的恶鬼,心中总觉得若有所思。“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和它打开,打开了的话,就要先想办法逃命。“魔风皱着眉,看起来心事重重:“怎么会碰上这种恶行昭著的恶鬼。“那只飞炼鬼自从进了房间中之后,就一直在剔着牙缝,顺便仔细的打量着我们两个,忽然对魔风道:“那个咒符师,听说你四处猎杀吸血鬼?为什么你身旁站了一只,你却动也不动。“除了猛猛,魔风旁边就只站着我,它这样显然是在说我,我哼了一声,道:“吸血鬼有在白天出现的吗?“魔风神情肃穆,不答反问:“是你要挟这孩子的吧?“那只飞炼鬼哈哈大笑了几声,瞟了猛猛几眼,道:“原来这小鬼找你来的!哈哈哈,就怕你会先垫了我的胃。“我发现,它的外表简直就像一团雾,这样大笑开,看起来异常的可怕,并不只是它的外表可怕,而是它眼中的神色,和周身的动作看起来很令人恐怖,它的身体似乎开始变化,在下一刻,就化成了一只全身被柔软黑毛覆盖的妖兽。我一直在听着他们的对话,并且全神贯注地打量着飞炼鬼,但总觉得它似乎并不像魔风所说的那样阴险,相反,和吸血蛭那种恶心的玩意儿比起来,它的外型还非常的美观。〈而且,我还是第一次见这样有人性的鬼,之前我只以为鬼都无法沟通。〉突然之间,从刚才起就一直没有讲话的猛猛,忽然间拽了拽我的衣袖,自己擦干了脸上的眼泪,愁眉苦脸地道:“哥哥,鬼气越来越重了,外面的冤灵好象越聚越多了。““我是你哥哥吗?你搞错了吧。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甚至连听到猛猛的声音都莫名其妙的感到很不愉快:“你是猛猛犬,乖乖的叫一声。“这时,在阿猛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屋子的外面陡然响起了一片不同寻常的喧闹声,那种声音听起来十分吵耳,夹杂着呜呜咽咽的哭声,仿佛鬼嚎一样。我最先听到这种声音,然后,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三位也在同时感觉到了这种声响,我们的脸色在同时都变了。“飞炼鬼,资料专区卑鄙阴险,其他恶鬼冒险偷走的蛋被你半路插入抢了去。““专吃同类的败类,只敢缩在屋子里找个人类小孩当庇护,有本事就滚出来。““把那颗蛋交出来……““只懂强抢的败类!拿出那颗蛋……““鬼族中的叛徒,把蛋藏到哪儿了!“我寻着传来声音的方向,抢到窗边往外看去,顿时之间,外面的景像使我的呼吸不由的急促起来。外面的天空四周,一片黑压压的阴森鬼气。无数的怨灵和妖魔聚拢在这所房子的周围,也不知道究竟聚集了多少,密密麻麻的似乎成千上万,朝外边一眼望去,除了黑压压的幽灵和妖魔,什么也看不到,一切的景物都被鬼怪挡住了。近处的怨灵,长的都是奇形怪状,有的缺了头全身都在往出冒血、有的像是被车碾过一样只能爬行在地上、有些全身腐烂、更有的样貌凄惨,像是被活活扼死一样,到了现在,红舌头仍然吐出口外。但有些怨灵,虽然一脸瘴气,却也是美丽的女人,除了这些怨灵,空中更是隐没着许多妖魔。因为成千上万,实在是太多了,所以其中的一大部分,根本无法完整的叙述下来。它们一直保持着离屋子十几公尺的距离,这使我松了一口气,但却仍然感到忧心重重。我呆呆地看着窗外,一时之间甚至说不出话来。外面的妖魔,我甚至叫不出来任何一种的名字,那都是一些我从未见过的古怪生物,这样多的古怪生物聚在一起,使我受到了极强的震撼。〈以前所学到的有关生物学方面的知识,仿佛都在看到它们的一瞬间被否定了〉这时候,魔风抢先到我身旁,看见了外面的情况。可能是他平时就见习惯了幽灵的缘故,他的适应能力显然比我好,在呆了片刻后,立刻就道:“看来出不去了,我们还是另想办法吧。““奇怪,那颗蛋究竟有什么来历,竟惹来了这样多的怨灵?“魔风显然也对那些妖魔甚是头疼,所以当他说完这句话,半晌都没有再说任何话。他像是在想办法,却又想不出任何办法,我眉头紧锁,道:“那些……究竟是什么?““它们啊--全都是被磁场混乱吸引到这里来的怨灵。“听到他这样说,我不禁又呆了一呆,随后,我才发现说话的不是魔风,而是那只遍体通黑,有着银色火焰一样瞳孔的飞炼鬼。魔风接过话:“是那颗蛋引起的磁场混乱,如果让那颗蛋的灵气消失,这些怨灵说不定会自动散退,但究竟有什么办法能让那颗蛋的灵气消失。““那颗蛋怎么会被你吃下去?“等魔风说完话,我问了一下飞炼鬼。我并没有真的奢望它会说什么,没想到飞炼鬼竟然道:“上个月前我路过中缅边境处,在一处雨林里遇见一只恶鬼和当地的低级妖怪打斗,见那只恶鬼的灵气很强,就顺口把它吞了下去。““这和那颗蛋似乎没有什么关系?“我‘哦‘了一下,飞炼鬼饶有兴趣地瞥了我一眼,接着道:“老子在吃下它的一个月里,胃都极不舒服,后来才打听到,那家伙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居然偷了印度一个秘密宗教中的圣物,一颗带着灵气的怪蛋。““它被那个秘密宗教的人,从印度一直追到中缅边境,为了不让人找到那颗蛋,它似乎把那玩意藏在肚子里,我一口吞了它的大半个身体,所以连那颗蛋也一起吃了下去。“飞炼鬼的口张的老大,又大大打了一个哈欠,才道:“那只恶鬼多半是想逃到中国大陆去避起来,但那颗蛋一直放射出强大的灵气,让它没办法摆脱那个秘密宗教的追杀。““再加上它一路被妖怪袭击,到我遇见它的时候,不用我动手,它就已经快被缅甸当地的低级妖怪收拾了,结果被老子捡了现成的便宜。“等它说完,我几乎快被晕了过去,这种事仿佛天方夜谭一样,如果不是亲耳听见从一只恶鬼的口中说出来,我还真的无法相信,最多会当成是一个好听的故事。“我猜的果然没错。“魔风从一旁走了出来,道:“有没有办法能让那颗蛋的灵气消失?“飞炼鬼邪气的双目瞥了瞥猛猛,道:“除非那小鬼给我从肚中取出来,否则就只能让那颗怪蛋待在老子肚中了。这时候,房间外面的那些怨灵又吵闹了起来,这次的声响更是震耳欲聋,因为实在太嘈杂,所以吵的我头都痛了起来。我朝一旁看去,并没有看到猛猛的身影,心中想‘那小鬼多半是吓的躲了起来‘。下一秒钟,果然看见壁橱的门开着一条缝,透过那条缝,可以看到猛猛正躲在里面发抖。飞炼鬼的显然对外面的吵嚷声极不耐烦,神色一变,忽然大声吼道:“吵死了,防碍我和人说话,你们得不到那颗蛋还怪到老子头上,嘿嘿,弱小的家伙们就只懂聚在一起吵吵嚷嚷!!“飞炼鬼显然被激怒了,怒吼一声,身体飘出了窗外,它一出去外面立即起了一阵喧然大波。它自天空飘出去,一路狂抓。妖怪的惨嚎声不绝于耳,它所到之后,不止是怨灵,就连妖魔也往旁边逃窜。只不过转瞬间的工夫,它就绕着房子飞了一圈,又飞回屋里。等飞炼鬼落定后,我和魔风才看清楚,原来在它嘴角边还有几条肉丝,它拿着几颗硕大无比,血淋淋的眼珠子,张大嘴一口咽了下去,咽完之后,又打了一个饱嗝。〈我吃饱了,你们也来一颗吧。〉〈这玩意儿很有营养,听说咒符师都吃素,他应该不喜欢吃。〉然后它把剩下的两颗扔向了我的方向,我不自觉的接住,接住之后才发现那是两颗眼珠近看更是可怖,当真是有‘铜铃‘一样大,居然还是温热的。我有些哭笑不得,飞炼鬼多半是把我当成了同类在看,但我从来没有生吃的习惯,我恨不得把这眼珠顺手从窗户扔出去,但这样又太不给人家面子,所以我只得有些尴尬的捧着那两只血淋淋的眼珠。忽然之间,我想起了一件事,几步走到壁橱前,拉开了壁橱,把那几颗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扔了进去。“什么东西啊?“猛猛的语调在一瞬间改变,连滚带爬的想要从壁橱里钻出来,却和那两颗眼球一起滚了出来,当他想爬起来的时候,那两个眼球端正的摆在距离他鼻尖不到五毫米的距离。他‘哇‘的大叫了一声,朝后面的方向爬去,同时大声哭了起来:“它们好象在瞪我,而且还在转,我也是人啊!我的房间,怎么办,怎么办啊?“飞炼鬼瞥了他一眼,道:“你就当做是你们人爱吃的补品,闭着眼睛一口吞下去,还能用来壮胆子。““可我,我不想吃这种东西啊!“猛猛双眼哭的红肿,边剁着脚边叫着。我蹲下身子,仔细盯着那颗硕大的眼珠看,发现猛猛说的没错,那颗眼珠里,瞳孔居然在不断缩放着。这时侯,我才发现自己的上衣已经全被眼珠上的血弄脏了,已经变成了一件血衣,心中不由得十分气愤。“你这家伙,人家好心给你的补品你居然不吃,也不想想多吃点这样的滋补品,说不定能让你的胆子变大些,胆子这样小,怎么做一只称职的猛猛犬,你给我乖乖的吃下去。““不过太过血腥的东西,吃多了对胃很不好,你最好先煮了再说,顺带消消毒。“我恶毒的唬着猛猛,把那颗血淋淋的眼珠捡起来,扔给了他。没想到猛猛居然接住了那颗眼珠,愁眉苦脸地道:“真的一定要吃吗?“〈这小子,是不是平时被欺负的坏了头壳?〉我没想到他真的准备吃了,顿时怔了怔,心里越来越不耐烦,抢过他手中的眼珠,一下子扔出了窗外,外面聚集的怨灵和妖魔顿时又起了一阵骚动。我不悦地道:“我让你吃你就真的吃啊,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蠢家伙!“魔风一直在仔细听外面的动静,陡然间道:“你们,再吵下去我们就都得被困在这里了!“几乎和魔风说话是同一时间,飞炼鬼满脸不悦地道:“是颗能放出强大灵气的蛋,最奇怪的是它居然消化不了,在老子的肚子里变的很奇怪,动不动就发出响声,你们听‘咕‘,‘咕嘟‘,这声音吵的人都睡不着觉。“魔风和飞炼鬼互相瞪了对方一眼,两个‘人‘的神色之间充满了敌意。“那我家该怎么办,我父母都回不了家了,那该怎么办?“猛猛边抽搐边道。飞炼鬼打了个哈哈,道:“普通人看不见怨灵和妖魔,当然,他们也没办法回家,一走近这幢房子,他们马上就会被妖怪啃掉了头,连骨头都不会给你留一根。“猛猛僵在地上,脸上一片通红,奇怪的是,他的胆子像是忽然变大了,边哭边冲上去,拳头重重地打在飞炼鬼身上。“我不管,这些都是你惹出来的,要是我父母被啃掉了头,那我一辈子都不会帮你取出你肚子里的怪蛋!“〈惹怒了那只恶鬼,十个猛猛也不够它一口吞的。〉我在心中虽然是这样想着,但并没有上前去阻住他,魔风似乎人没有意思上前去,果然,这时候就听见飞炼鬼道:“小鬼,我帮你把外面的东西都杀了,你给我取出肚里的蛋?我就只吃你一条胳膊,如果我心情好,可能连你那条胳膊也用不着了,啊?““好,那你快去,一定要在我父母回来之前弄好!“猛猛边催促,边往窗户外推着飞炼鬼。可以看的出来他对自己的父母非常着紧,疼爱父母,这估计也是他身上唯一一项优点了。飞炼鬼长啸一声,飞出了窗外。屋外立刻又是一阵大骚乱,尖利的鬼哭不时传进屋内,猛猛捂着双耳,又弯下身子,钻进了壁橱里,在里面躲了起来。隐隐约约,我还能听见从壁橱里传出的细微哭声。在这个时候,我几乎想把猛猛从壁橱里拉出来,再把他扔到窗外去让他的胆子变的稍微大一点,我想看看,他在无数怨灵之中的时候,又会怎么样?〈但这样做,说不定他马上就会被吓死。〉所以,我只是叹了口气,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。

  4月以来,品牌在天猫上加速领跑增长,疫情后的消费回归、经济回暖正率先在淘宝天猫上实现。

,,免费平码高手论坛精选
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正牌挂牌彩图全篇公式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